读“卡尔·米切姆评许煜《论中国的技术问题》”

倘若说许煜是在为种种技术现象开启思考之门,米切姆更像是技术哲学之河两岸的中国与西方学者的之间的摆渡人。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生。

2021-03-24 / 阅读时长 3 分钟
原创 首发

20世纪30年代,李约瑟提出了“李约瑟之问”,引发了后来旷日持久的“中国古代到底有无科学”的争论,今天作为国际技术哲学与工程哲学领域的开创者,卡尔·米切姆(Carl Mitcham)提出“米切姆之问”,是关注现代技术作为一个整体进行反思和批判的“大问题”,还是关注诸如涉及个人隐私保护、科研诚信以及自由与知情同意等具体问题并亲近技术的“小问题”。显然,米切姆本人是从关注整个人类命运的角度来体现一位哲学家(虽然他本人出于谦逊更愿意称自己为哲学工作者)对于世界范围内潜在危机的关切以及时代赋予责任的担当。

米切姆充分肯定了许煜以重新审视李约瑟和海德格尔两人的思想为出发点,将自然在历史与文化多样性的技术与境中生成作为前提对技术展开进行反思这一做法。从某种程度上说,许煜的研究可以被认为是对“米切姆之问”从本体论和宇宙观进行回答。东西方不同的神话透射出各自的宇宙观,不同的宇宙观带来对于技术的不同认识与应用,加州淘金热中华人之间的协作与中国书法兼具表外修内的功能,在米切姆看来,可以有助于我们理解许煜独创“宇宙技术”这一概念,即“通过技术活动来实现宇宙秩序和道德秩序的统一”的。

近三十年来,米切姆一直在推动中外技术哲学交流和技术哲学人才培养上持续不断地付诸各种努力。虽然他最初以西方技术哲学权威的身份受邀来到中国,但由于他一直对西方技术和西方技术哲学保持着批判的立场,对美国文化持有一贯的反思态度,这使他较其他西方学者更愿意向中国学习,更乐于与中国的技术哲学家和工程哲学家交流思想,也为中国技术哲学和工程哲学的成果和人才走向世界作了很多具体的工作。

文末部分,米切姆通过拉图尔2017年到访中国开展学术交流但未获得预期目标的例子,回应了中国技术哲学领域的“米切姆之问”,并强调西方学者应尽量避免西方的“东方主义”[1]投射。西方学者既需要弄清楚想从中国获得什么,更要理解中国传统文化更深层次的独特性。这与许煜在《论中国的技术问题:宇宙技术初论》(The Question Concerning Technology in China. An Essay in Cosmotechnics,2016)中提到的多种宇宙观导致技术经验的多样性的观点是不谋而合的,倘若说许煜是在为种种技术现象开启思考之门,米切姆更像是技术哲学之河两岸的中国与西方学者的之间的摆渡人。

李贺 | 编


[1]参见卡尔·米切姆. 中国技术哲学研究应重视批判性. [J]. 哲学动态, 2021: 1, 25-28.

本文系王誾为《技术经验的多样性——评许煜<论中国的技术问题:宇宙技术初论>》一文撰写的导读。

(授权发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